中文版|英文版

服务热线:4008878707
最新信息:

资产管理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资产管理 > 业界新貌 >

场外配资卷土重来:借道个人账户最高5倍杠杆

作者: 日期:2015-10-20

部分已重启场外配资业务的主要途径是利用个人证券账户出借+保证金收益互换的方式进行操作。个人账户式的场外配资最高杠杆可达5倍,但可能引发合同纠纷和账户安全性问题。

10月股市回暖,场外杠杆交易的需求也随之升温。不过,经过监管层此前的数轮清理整顿,此前通过恒生电子等交易系统开展的伞形信托、伞形分仓模式已几近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利用个人账户为客户实现配资需求。记者调查了解到,部分已重启场外配资业务的主要途径是利用个人证券账户出借+保证金收益互换的方式进行操作。而其中部分纯线下的配资公司,即便在8月份的配资整顿高潮期,其相关业务也并未停歇。

不过和此前的程序化配资相比,该类配资业务存在多种问题。例如在缺少程序化盯盘、风控后,其运营上的失误率将会提高,进而加剧其运营风险,同时人工盯盘也促使其业务扩张和成本控制的难度提升。但另一方面,在业内人士看来,针对该类配资模式,传统的监管措施或难于排查。

 

“个人账户模式”登场

 

经过7-8月份以来多轮的场外配资活动清理整顿,通过交易系统子账户、分账户及虚拟账户形式开展的配资业务已几乎消失。“我们做不了信托子账户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配资客户身份暗访北京朝阳区一家配资公司时,其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这个基本上没有公司能做,你找别家也是一样。”前述程序化配资的销匿,与监管层此前强调的证券账户实名制要求和组织的违规外部系统接入清理行动有关。“伞形分仓肯定是没法重新做了,因为交易接口要么断掉,要么上收权限了。”北京国资旗下一家大型券商营业部经理表示,“不但不能新增,存量部分也在慢慢清理。”

然而,面对A股近期回暖所伴随的场外杠杆交易需求的暗增,监管层对程序化配资的封堵,却并不能阻挡配资公司的掘利欲望,其开展方式则从此前的子账户配资变更为眼下的“个人账户”配资。记者接触的北京市的2家配资公司和杭州市的1家配资公司,其客服人士均表示,现在都是个人账户,即“一个账户对应一个客户”。

据其中一家配资公司人士透露,“个人账户配资”的方式为,配资客户将保证金打入配资公司方面账户,然后配资公司将一个已开设并划转入相关款项的证券账户出借给客户使用,客户以此账户进行交易,配资公司则将在期限到期后将账户收回,并同客户结算相关盈亏浮动。该模式中,配资公司所出借证券账户的第三方银行存管账户并不会交给客户,同时该客户也并不具有修改证券账户密码的权限。这意味着,用于配资的证券账户在存续期间,将被配资公司和投资者同时掌握。

 

最高杠杆可达5

 

在“个人账户模式”下,配资公司借给客户的资金最高可达客户存入保证金的5倍之多。“杠杆最高可以做到15。”前述朝阳区配资公司人士称,“我们会根据下跌的幅度向客户通知,如果不能追加保证金或者再跌,我们就会强行平仓,一般我们的平仓线都是50%。”值得一提的是,个人账户式配资在配资客户的证券选择上会进行限制,但其限制原因并非在于风控,而是所出借的个人账户的相关权限并不会被配资公司开通。“主要是A股、ST、创业板的都不行,也不能做新股申购。”海淀区一家配资公司负责人表示,“根本就不会开通这些权限,因为这不像信托账户,开通这个很麻烦,注册的账户会很多,根本管不过来。”

不过,也有一家名为快来金融的配资公司表示,其配资账户除不能买入ST类股票外,申购新股和创业板买入都可进行操作。除此之外,部分配资公司也会出于风控考虑要求客户进行一定的分散配置。“需要买两只以上的股票。”前述位于朝阳区的配资公司人士称。事实上,早在更久之前,有关个人账户出借的场外配资活动就已存在,但由于彼时市场中的配资需求尚不旺盛,因此关注者寥寥。但经过一轮A股起落和场外配资清理,部分投资者正在试图通过该方法重启配资操作。

“其实这种模式是最原始的配资,在HOMS、铭创出现之前,个人账户出借才是配资的主流模式。”一位早年参与配资系统涉及人士介绍称,“但后来程序化配资的效率更高,便顶替了这种模式,现在程序化配资受限了,估计一些更偏好风险的配资人群可能会回到这种途径中。”事实上,部分采用该模式进行配资的公司,其业务始终未见中断,例如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一家位于北京丰台区的线下配资公司,即使在监管层启动整顿期间,其业务也照旧进行。

 

或触及监管红线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个人账户的配资模式已然触及了监管红线。“(这个业务)肯定是违规的,一方面是配资公司和客户同时违反了账户实名制要求,同时配资公司也在违规从事证券业务。”汇金系旗下一家券商营业部负责人表示,“从结构上看,这个业务实质属于收益互换,投资者存入的保证金相当于固定利率,而配资公司控制的账户则是浮动收益,然后两者到期互换。”

除此之外,据记者调查了解,该模式在运营、合同、账户安全、法律纠纷等方面也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例如,在个人账户模式配资业务中,配资公司与客户之间的登记结算、盯盘盯市、证券划转、追保平仓等多个环节,需配置相应的工作人员进行手工处理。“人工盯盘的成本很高,而且运营难度比较大,我们当时也考虑过,后来还是决定不做了。”上海一家曾开展配资业务的私募基金合伙人表示,“这个模式要求配资公司需要在交易程序以外,自己另备一套账。”人工盯盘取代曾经的程序化风控,所带来的后果显然是规模化的减缓和运营成本的高抬,而配资公司对此想到的方法,则是将相应成本转嫁至配资客户。

以记者了解到的3家配资公司为例,其配资的月均资金成本分别为2.5%3%2%,而在如今已近乎绝迹的程序化配资中,其月利息通常在1.5%-1.8%之间。这意味着,个人账户式配资和此前的程序化配资相比利率更高。在配资公司人士看来,个人账户配资利率较高的原因除成本转嫁外,也是当下监管层对程序化场外配资进行整肃,进而限制类该类市场供给所致。“场外配资被清理后,肯动心思研究用个人账户开展配资业务的公司很少,所以导致市场配资供给减少。”前述私募基金合伙人指出,“但市场回暖后,配资需求却增加了,这让这些公司在资金价格上有机可乘。”

“但配资利率的定价也不能太高,不然会导致账户更容易触及追保、平仓线,给风控带来难度。”前述合伙人认为。

 

法律风险高悬

 

与此同时,个人账户式的场外配资还可能引发合同纠纷和账户安全性问题。例如,在配资客户将保证金存入后,其资金通常无第三方存管等保障措施,因此其安全性也面临较大风险。“安全性可以让您看看我们的营业执照,办公地点,到时候会签个合同,有公司盖章。”1019日,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海淀区一家配资公司负责人询问资金安全时,对方如此回答,但其并提供其他的保障性措施。而当日,另一家位于丰台区的配资公司客服人士也表示“安全性肯定有保障”,但其并未对安全措施予以说明。

“这个账户、密码都是配资公司和客户共同掌握的,如果中途配资公司因为风控不严等原因代为客户进行了操作,那么损益责任将如何判定,将引发争议。”前述国资旗下大型券商人士称,“而且这项业务本身就是违法的,相关合同恐怕难受到法律保护。”而在一位证券合规人士看来,个人账户式的场外配资还容易衍生出更多违法现象。

“账户开户后出借,本身就是违反账户实名制的。”西南地区一家券商合规部经理认为,“虽然现在开户都是实名制,有摄像头,但不排除券商营业部内部人会被买通的情况,也就是说,这种合规风险也会向券商这里传导。”

“配资公司想做大规模,但账户数量不像以前做信托一样,可以挂在母信托下面,每一个账户都需要一个实名身份证,”前述合规部经理坦言,“更糟糕的是,不排除这些配资公司会去买身份证来做这个业务的可能,这样问题就更大了。”(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